主公立即开设赵王府还是田大人所说为上

小编:哼!孤没事!刘和一把将太监推开,显然太监是拍马屁拍马腿上了,刘和腥红的眼睛看着自己麾下的众位亲信,沉声说道这一会,天子龙陨,罪魁祸首全都是那曹孟德,此人不!此贼!

“哼!孤没事!”刘和一把将太监推开,显然太监是拍马屁拍马腿上了,刘和腥红的眼睛看着自己麾下的众位亲信,沉声说道“这一会,天子龙陨,罪魁祸首全都是那曹孟德,此人…………不!此贼!早已经有汉贼之名,天子受辱与许都,孤早就想派兵救援,只怕那曹操用天子来威胁孤,孤在没有轻举妄动,如今,那曹孟德竟然以田猎之名害死天子,对外竟然还称是有反贼作乱,杀了天子,哼!当今天下最大的反贼就是那曹操,孤乃是汉室宗亲,刘姓后羿,必需要为天子报仇!”刘和越说声音越大,最后简直就开始怒吼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主公!那曹孟德害死天子,谋反之意昭然若揭,而主公身为天子宗亲,亲封赵公!必须要为天子报仇,如今我军兵强马壮,而曹孟德已经成了天下的众矢之的,某奏请天子尽起大军,攻打曹操!”老将军鲜于埔出列拱手道,身后众位将军立即符合,大喊着“声讨曹贼,诛杀曹贼!”
 
    魏悠眼珠子一转,立即拱手道“主公,现今天子已死,我大汉不可一日无主啊…………”魏悠的话一桌出口,本来有些嘈杂的殿内立即鸦雀无声,银针落地可闻,众人都看了一样魏悠,然后又注视刘和。
 
    魏悠的话算是说道刘和的心坎里面去了,但是刘和当然不会当即就说“那就立孤为天子吧!”
 
    刘和当然是十分惋惜的说“诶…………天子尚且年纪不大,有遭到多番的迫害,现今无有太子就被那曹贼害死,这该如何是好啊!”
 
    魏悠立即道“主公,您自继承先主公大位一来,励精图治,开疆扩土,让出奸凶,驱除外族,扬我大汉国威,乃是百年之中罕见之仁主,臣等愿意用力主公为天子,当年董贼霍乱洛阳之时,袁绍,韩馥等人便用力老主公继承天子,但是当时天子尚在人世,老主公忠心汉室,当然是呵斥袁绍等人与董贼何意,但是如今不同,天子龙陨归天,曹贼谋反自立世人尽知,若是主公在不出面树立汉室正统,拿着天下人恐怕就会以为我大汉忘矣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魏悠悲切切之声,好似自己忠心汉室,拥立新君乃是为了大汉着想,其实众人也知道魏悠也是为了自己着想,人心时刻在变,在场很多人都没想到魏悠竟然会说出来这么一堆话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和扫着众人的表情,但是嘴上可是当即拒绝道“不可!不可!荆州刘表,益州刘璋,备份解释孤之叔伯,孤岂可这般,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呼?”
 
    魏悠接茬道“主公,如今天下,身为汉室宗亲这又有几人,而又主公这般实力且心向汉室的又有几人?某苟活五十余年,望眼天下,无有出主公之右者!”
 
    “不可不可,万万不可,先生切莫再说此言!不然天下人该如何看某!”刘和连连摆手,但是眼睛可是一直在飘着下面众人的脸色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主公…………”魏悠还要说话,不想身后忽然冒出一声“主公,魏大人说的确实有些道理,但是毕竟主公无法比肩老主公,某认为,主公不如先称王,以正义之师攻打曹孟德,打的曹孟德丢盔弃甲,为天子报仇,然后在静观天下人对主公态度,某料定,主公那个时候必定是众望所归,天下臣服!”
 
    魏悠一惊,急忙回身一看,竟然是自己的老伙计田畴出来所的,看到田畴反对自己,魏悠一不禁眼睛一瞪,还要反驳,只见田畴脚上一碰魏悠,这可是二人搭档多年的暗语,魏悠立即竖着耳朵听道田畴小声道“太快了,太快了!”
 
    魏悠一听,不禁心里点点头,自己可能是有一些操之过急了,曹操现在乃是天下人的公敌,必定有不少人要攻打,若是刘和这个时候出兵攻打曹操,曹操定然首位不可想接,闭着眼睛都能想到刘和必胜无疑,以刘和现在的实力,就已经是天下间最强大的诸侯了,这要是南下黄河,诛杀曹操,为天子报了血海深仇,到时候定然是众望所归,而刘和的实力也组已经荡平天下所有不服的势力,就算刘和再不想当皇帝,天下人也不会允许的!
 
    魏悠低头思索片刻,刘和定睛看着,其实刘和的心思也没有立马就当上皇帝,那可是自己的奋斗目标,现在还是先称王吧,不然一步就当了皇帝,到时候曹操在来一个诬陷,说是自己派人加害天子,然后自己当皇帝,跟他曹操没关系,这样就很容易让自己成为天下人的敌人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和疑惑道“魏先生,怎么低头不语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魏悠一听,缓缓说道“某再三思量,还是田大人所说为上,主公立即开设赵王府,起兵攻打曹操,为天子报仇!”
 
    刘和再看其他人“你们呢?”
 
    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的,有的高兴,有的失落,有的迷茫,不过就只有一个人最为奇特,那就是司马朗,司马懿当然不会说是自己杀了天子,司马朗知道自己弟弟有多大能耐就连自己也思量不到,若是这个臭小子真的耍出来什么猫腻,那就完蛋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和看了看周人,随即便道,“好!既然众位爱卿都同意此事,那孤便尽其大军,南下黄河,为我天子报仇雪恨,诛杀曹贼!”
,大声吩咐道“众将听令!”
 
    “在!”众人喊道,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“起青州兵五万,冀州兵十万,并州兵十万,司隶大军五万,海军五万,共马步水军共三十五万,整顿之后先打延津,再攻乌巢,屯兵与黄河北岸,攻打曹操!必要将曹操赶尽杀绝!”刘和越说越是激情澎湃,不停的挥着手。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喊道,众人皆是心里激动不已,河北冀州,自从攻打袁绍之后,已经无有再多的战事,何时见过这三十几万的阵仗,有这样的阵仗,便是有无数立功的机会,刘和现在准备当赵王,谁知道以后会不会登基大统,就算如同鲜于埔,魏悠等人在刘和之处已经升无可升的时候,其实都是希望刘和再进一步,自己也能飞黄腾达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和麾下,有人欢喜有人忧愁,恐怕这最忧愁的可就是司马朗的,入夜,邯郸司马府邸,司马朗一见司马懿缓缓的走进了院子,从屋内一看,司马朗立即眼睛一瞪,随即勃然大怒,将司马懿拉了过来,严声质问自己的弟弟司马懿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荒谬,荒谬!仲达,你敢再言此事与你毫无干系?”将事情一讲,司马懿一问三不知,司马朗大怒的问道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哦?”司马懿一脸淡笑,嘻嘻然说道,“不知兄长指的是何事?”
 
    “何事?”露出一个极为古怪的表情,司马朗用手指指天,低声喝道,“仲达,你可知你犯下酒天大祸?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diditsuck.com/a/beijingkuaisanzoushitudenglu/20180501/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